思兰莳

all金主嘉金 祖玛的自述

给煤气的迟到的生贺
 *极度ooc
*all金汤底主嘉金
*是祖玛小姐姐的自述
*校园向 轻松向
莫得高冷御姐,只有ooc到极点的假祖玛
这是假的祖玛
这是假的祖玛

这是假的祖玛

第一次发lofter,如有错误,请多关照



0.

我是蒙特祖玛,是嘉德罗斯大人的属下,任务是保护大人的安全。


嘉德罗斯大人你们应该都很熟悉,天之骄子,圣空国未来的继承者。现在就读于国内最顶尖的高中凹凸学院。为人张狂不羁,是一个因为强大而目空一切的王者。


我曾一度仰慕嘉德罗斯大人,认为真正的王者就应该向嘉德罗斯大人一样自信而又张扬。只消看上一眼,就让人忍不住俯首称臣。


当然,大人现在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依旧是强大而又傲慢的王,真的,没骗你,别问了。


可惜是个傲娇。


1.

讲真,一开始,我并没有发现大人傲娇这个属性,只是单纯地认为大人只是不想让我们了解关于他的事而已。当然,后一个认知我还是没有出错的。好歹也是跟了大人那么久的下属了,要是连这一点也摸不透的话,我真该怀疑我的智商是不是喂了隔壁海盗团的佩利。


咳咳,扯回正题,为什么我会知道大人是个傲娇呢?


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大人认识了那个叫金的转学生开始。


凹凸学院是国内最好的学校,这一点是大多数人都毫无异议的。不然大人也不会来这里上学了。虽然不至于社会精英都是从凹凸毕业的,但凹凸毕业生,却一定都是社会精英。


既然如此优秀,入学程序也必然极其严格。事实上,能进入凹凸学院的人大多非富即贵,可这个金,明明没有什么家庭背景,却能考进凹凸学院,还进到了大人所在的优等班,若是真的单凭实力,也真是让人佩服。


不过当时我的内心也只有“佩服”而已了。调查清楚他只是一个普通人,并不会对大人造成什么威胁,甚至不大可能掀起什么风浪时,我便不在关注他。毕竟我的任务,只是保护大人而已。


当时的我绝对想不到,这个所谓“普通”的金发少年,日后,会在整个凹凸学院,掀起怎样的风云。


2

那个叫金的男孩转学过来的时候,我正好在被迫跟导师在外地做研究报告,所以错过了一场好戏。


据雷德后来描述:“哎呀祖玛你都不知道当时那个场景啊那个转校生碰巧坐到大人旁边,我看见他对大人笑了笑,结果你猜不着怎么了?咱们大人把脸埋到围巾里,我以我两只眼5.0的视力发誓我绝对不会看错咱们大人竟然脸红了!!!!!”


当时我就Duang的给了他一拳。


嘉德罗斯大人才不会这样!


然后,我才知道了,当时的我究竟有多天真。


3.

对金产生兴趣,还是那次报告回来,下暴雨时去接大人回家时。


当时大人坐在车上,我就觉得特别不对劲。大人一反常态,一直阴沉着脸看着窗外,鎏金色的眼睛情绪复杂,整个人跟一吃不到糖的九岁孩子一样(不是)

当时我试图开口:“大人……”

结果,大人一回头,狠狠的瞪我一眼:“我才没有担心那个渣渣会被淋成落汤鸡!”


我和雷德:……


后来,听雷德说,大人大概是因为邀请被拒绝了才这么火大的。


据说当时大人本来是想邀请金一起走,结果被拒绝了。


当时我还挺纳闷的,撇开嘉德罗斯大人ooc的举动不说,好心好意的邀请为什么会被拒绝呢?


结果,听了雷德的转述,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叫金的小子会拒绝了。


“呵,果然渣渣就是渣渣,连伞都能忘记带,真是没用啊。”

……

坦白说大人,我是真的听不出来您这是在邀请。


4.

当时的我还太天真,只是单纯的觉得有点不对劲,你以为我心里猜想着大人该不是个傲娇吧?但是我并没有深想。


然而接下来大人的一个举措,让我坚定了他是个傲娇的信心。


嘉德罗斯大人很好胜,这点我是清楚的。


嘉德罗斯大人喜欢找格瑞打架,这点我也是清楚的。


但嘉德罗斯大人想找格瑞打架是为了那个叫金的男生,这可是闻所未闻的。


一开始发现我脑子里有这个想法的时候,我甚至怀疑我脑子秀逗了。


这明明就是隔壁海盗团佩利才会有的智商。


可我明明亲眼看见,嘉德罗斯大人那天一如既往地拿起大罗神通棍,一如既往的出现在格瑞面前,一如既往的对他张狂的笑着:“格瑞,来打一架吧!”

结果眼睛却一直瞟着格瑞身边的金。


不得不说这个叫金的男孩儿长得也是挺可爱的。天空般澄澈的眼睛,如家的罗斯大人一般璀璨的金发,也难怪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他。


什么?你问我都有谁喜欢他,这不是挺显而易见的嘛,隔壁海盗团的团长都公开告白了。虽然我看当事人并没有听懂。


毕竟没有哪个人会在会知道,一个人一直对自己不怀好意的时候,还会傻笑着说出:“我们大家都是好朋友啊!”这样的话。


我在一旁冷眼看着嘉德罗斯大人,明明一直在关注着金,还说着“格瑞,我没想到你竟然和这样的渣渣为伍”的违心之言。


嘉德罗斯大人啊,您这样是刷不到好感度的。


当时我就觉得特别的为大人的恋爱路程而担忧。且先撇开雷狮他们这些情敌不谈,我看着这格瑞对金也是有点意思,再加上有幼染驯的加成,大人这么傲娇,怎么可能追到喜欢的男生?


不知不觉之间,我好像已经接受了大人是个gay,和他是个傲娇这样的事实。


并且开始愉快的操心自家大人的终身大事。


5

哎,算了,傲娇就傲娇吧,毕竟自家大人,对象还是要帮忙追的。


然而真正让我懵逼的是,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金。


大人所在的班是整个凹凸学院最优秀的班级,所以优等生都聚集在这里。这个班里面的纪律委员叫雷狮,隔壁雷王国的三皇子。


我曾听说过这位三皇子的事迹,据说他曾经放着好好的继承人不当,反而拐了自家欧豆豆跑去当海盗。后来好像又看上了哪家良民,跑来这里上学。

当然,写作上学,读作追妻。


现在看着他和金的互动,我好像明白了当初那个惨兮兮被他看上的良民究竟是谁。

“哟,小鬼,当初是谁跟我说好的私定终身,怎么现在对我态度这么恶劣?”


“雷狮你个混蛋!谁说我要跟你私定终身的?!”


大人手里的钢笔断了。


然后起身就走。

完全忽视了班主任丹尼尔的提醒:“嘉德罗斯同学,现在是上课时间。”


作为一个合格的下属,我当时脑子里面正在统计着这是大人今天捏断的第几支钢笔,结果听到大人闷闷的问我:

“那个渣渣究竟想干什么?”

“每天笑的这么开心,是笑给谁看的啊?”

“凭什么对其他人都那么亲近,对我态度却那么恶劣。”

“真是个讨厌的渣渣。”


可大人你喜欢的偏偏就是这么个渣渣啊。


当然作为一个合格的下属,良好的职业素养并没有让我把这句话说出来。


坦白这样的事情,当然是要交给雷德去做。


6.

可我没想到,雷德也能迟钝到这个地步。

金感冒发烧了,一整天都在请假,没有来上学。格瑞也没来,据说是在照顾金。

大人一直若有所失似的看着金的位置。神情竟然有些……低落?

那个时候雷德这个白痴才意识到不对劲,问大人:“大人,今天怎么了?”

呵,这个白痴没看出来,咱们大人是个傲娇吗?这样直白的问,大人怎么可能会回答他。

果不其然,我看见大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怒喝道:“吵死啦,我只是因为格瑞不在没法打架!才没有在担心那个渣渣!”

……好吧,傲娇的话,有时候还是挺好套的。


7.

嘉德罗斯大人从来不遵守所谓的校规,哪怕违反校规会被扣学分也是一样。

毕竟他可是圣空集团未来的继承人。想必整个凹凸学院也没有人敢退他就学。


然而他摊上了一个黑心的班主任。


某天,嘉德罗斯大人又一次的无视了校规和格瑞在打架。

按道理来讲,无故和同学打架是要扣学分五分的。


老班丹尼尔一脸和善的微笑,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人。

“哎呀,嘉德罗斯同学又违反校规了呢,”他温和的笑着,“那么,雷狮同学,扣金同学的学分一分吧。”

……


无辜躺枪的金同学一脸懵逼。

大人黑着脸,神色复杂。

老丹微笑着补充一句:“以后如果说嘉德罗斯同学违反校规,那么转扣金同学的学分。”


完全无视了大人的黑脸和金的抗议。


心真脏。


事后,大人冷笑一声:“以为就凭这样就能威胁我吗?想的有些太美了吧,我可不会因为一个渣渣而改变。”


然后。


大人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违反过校规。


8.

以我硬盘里五个G的嘉金本子保证


9.

真香。


10.

当然,幸好大人只是个性比较傲娇,一旦确定了自己的感情,表白什么的,那是不在话下的的。


比如说那天我亲眼看见他在一张小纸条上洋洋洒洒地写下一串数字:“10000011001。”然后递给了金。


接着,金一脸懵逼的把纸条扔了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当时格瑞看大人的眼神,有一种过来人的沧桑感。


。。。无论如何,大人的表白方式还是不错的。


就是太含蓄了点。


……




11.

这里解释一下,10000011001是521的二进制表达方式。


但是你跟一文科生讲二进制干嘛啊?


12.

曾经我一直以为雷德是跟我同一战线的存在。


然后。


少年鼓了鼓腮帮,活像只正在进食的小仓鼠,湿漉漉的眼好比星辰大海:“雷德,不许你欺负小裁判球!”


然后我看见雷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。


13.

呵。


男人。


14.

“啊,祖玛,多谢你帮我带的蛋糕!”


阳光下,男孩的笑颜比阳光还要璀璨。


“我超喜欢祖玛的!”


15.

……


16.

……


跟大人公平竞争……不算背叛吧?

 

 

本来想带安哥玩的,结果最近在写一篇安金文,就暂时打消了

文笔辣鸡,请多见谅哦

@煤气【长弧,随缘更新】